纪录片挖太深导演竟发现受访者就是凶手…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shoorepublic.com/,怀尔德

追凶纪录片很常见,但是如果主角是犯罪嫌疑人担任主角,并且在大结局前天,导演亲自将凶手送进监狱…这就很猎奇了。

事情要从一个30前的案子聊起…在美国纽约,有一个著名的地产富豪家族,这个家族的长子兼继承人罗伯特•德斯特(Robert Alan Durst)是一个帅气的青年才俊,却涉嫌了三起谋杀案…

罗伯特•德斯特在80年代,自从整个集团交给亲弟弟经营之后,便不再进入办公室,享受一年拿2百万美金的悠哉人生,也从此开始步上脱轨的人生。

罗伯特•德斯特的第一任太太名叫卡茜•德斯特,结婚之后,他们一起住在纽约的公寓里。

罗伯特•德斯特第五天向警方报警,声称两人当晚争执后,以为太太为了冷静暂时离家出走了…因此忍到第五天才报警。

纽约警方原来也认为是普通夫妻争吵,但之后的日子里,卡茜再也没出现过,彷彿人间蒸发,警方才展开深入调查。

结果调查发现,罗伯特•德斯特对“当天回忆”证词反覆不一,跟律师的说法有所出入,于是警察就开始怀疑罗伯特绑架了自己的妻子。

但苦于没有证据,再加上太太工作的医学院宣称隔天还有接到卡茜的请假电话,因此无法将罗伯特•德斯特定罪…

时间一晃过了18年…直到2000年重启调查后,一直关心卡茜的朋友向警方表示,罗伯特有一位女性密友-苏珊•博曼 (Susan Berman),警方认为她可能是此案件的突破口,可以说出罗伯特•德斯特的秘密。

于是警察就约了苏珊继续调查案件…但就在警方与苏珊•博曼约访的前一周,苏珊•博曼突然死在家里!她的后脑勺中枪被爆头…

苏珊被杀的第二天,一封匿名信件寄到洛杉矶警局,上面写上苏珊•博曼的家庭住址以及“里面有尸体”的字样,字里行间彷彿希望苏珊的尸体快点被发现,而不至于腐烂无人闻问,这似乎印证了凶手与死者的亲密关系…

再加上葬礼当天罗伯特•德斯特并没有出席,让他的嫌疑更加重大,但与第一起某杀案一样,警方依然没有证据使罗伯特•德斯特定罪。

纽约检查官一直拿罗伯特没办法,罗伯特也随着案件胶着而渐渐失去了活动踪迹…

直到2001年1月,罗伯特•德斯特再次出现于媒体前,以谋杀邻居(Morris Black)并分尸丢弃被逮捕,据说这次罪证比前两次更加确凿,纽约警方也许能够一举侦破所有案件。

但万万没想到,即使警察已在罗伯特的车上发现手枪锯子等凶器,却在强大的律师团辩护下,将情况急转为:

罗伯特•德斯为正当防卫精神异常邻居的攻击,而意外开枪杀了邻居,顺利让陪审团做出无罪判决…

这真是纽约警方输的最惨的一次…罗伯特略带传奇色彩的经历也被媒体大肆报道,成为美国人民饭后茶余的谈资。也成为美国20世纪最大的一桩悬案…

罗伯特的经历也越传越邪乎,有人说他是开膛手杰克的后代…还有人说他是一个无恶不作的杀人魔,已经杀了上百人…

于是2010年,著名导演安德鲁·杰瑞克拍了一部剧情片《所有美好的东西》,就是改编自罗伯特的真实人生经历…

讲述在1980年代一个纽约大财团的继承人,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女孩。不久女孩突然失踪,随着调查的逐步深入,更大的秘密浮出水面…

然而,在电影的结尾,也是一个开放式的结局,观众并不知道罗伯特究竟有没有犯罪…

于是,罗伯特同意了跟安德鲁见面接受访谈,并拍了一部6集的纪录片——《纽约灾星》(The Life and Deaths of Robert Durst).

在《纽约灾星》里,我们看到的都是客观的呈现,镜头摆在那里纪录当下和事件相关当事人的访谈,然后结合新闻素材、剪报和故事重现的方法,让观众去思考背后的真相。

它只是客观呈现,其他都需要观众自行脑补,怀尔德比如罗伯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,他和父母及整个家庭的关系,他私下里会是什么样子,他究竟对被害人做了什么等等。

纪录片中交错着罗伯特•德斯特对镜头自我辩解,与辩护律师的镇密的攻防策略,让警方似乎都要放弃了。

拍摄至此,导演和摄制组的剪辑手法,除了冷血的命案经过,还诉说着温情的部分,

比如罗伯特•德斯特的童年目睹母亲自杀、与妻子的感情、还有与信任甚至崇拜他的密友苏珊•博曼的亲密岁月等等,观众已经不能确定罗伯特•德斯特是否就是真兄,甚至开始动摇并怜悯他…

直到一天苏珊•博曼的亲戚在整理遗物时,找到了一封罗伯特•德斯特曾经写给苏珊•博曼的信,上面的字迹和苏珊死后的那封“尸体信”一模一样!连比佛利山的误拼都一样—“Beverly”被写成了“Beverley”。

当这个关键证物被发现时,纪录片的制作已到了尾声,导演安德鲁甚至入镜直言,自己长久信任的罗伯特很可能是杀人凶手!!并表达了对身边人员安危的担忧,但导演还是决定做出最后一击。

在最后一集之前,导演和制作团队进行缜密的沙盘推演,目的为引导罗伯特•德斯特走入陷阱。

当天访谈顺利进行,正当导演拿出关键证物信封时,罗伯特•德斯特毫无动摇,依然坚决否认。最后导演无计可施,只好结束访谈。

罗伯特•德斯特这时提出想上洗手间,但却在关门时忘了拿掉无线话筒(一说是导演故意没有关掉),然后便开始小声自言自语,用冷静并毛骨悚然的语调说出:

影集到此完结了,但最大的争议在于,制作团队并没有在第一时间交出“认罪录音”,而是在两年后纪录片即将上映前,才将证据交给警方并引起众人关注。

导演的说词是,自己在採访结束两年多以后,才发现了这段录音,因此这段录音是否为导演因熟知罗伯特•德斯特自言自语的习惯,而设计的陷阱,不得而知。

2015年3月,罗伯特•德斯特被FBI逮捕,针对邻居分尸案进行认罪协商,但对于杀害前妻和密友两案一样矢口否认。

最终,罗伯特•德斯特即将面对85年刑期,时年74 岁的他,可能将会在狱中终结他的一生…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